推荐资讯

眼泪吧嗒吧嗒的就掉了下来她朝着唐明礼扑来了

发布时间:2018-07-25 17:32 浏览:
 上了火车,坐位置的时候,齐雨霏的票最后买,因此,没和唐明礼他们坐一起,可齐雨霏可怜兮兮的跟在唐明礼的身旁道:“明礼,我一个女人,我不敢啊。”
 
    更何况,这票是另一个车厢的。
 
 第465章 我不想麻烦你(十更)
 
    好在,跟来的全部都是男的,大多都是三四十岁的,其中一个人愿意和齐雨霏换票。
 
    “明礼,这姑娘是你……相好的?”赵有为悄悄问着。
 
    唐明礼严肃的道:“姐夫,你可别随便说,我和她就只是同学。”
 
    “可,她那样子,不像你同学啊。”赵有为悄悄打量着唐明礼,如今的唐明礼比以前,更加的成熟了,再加上见的世面多了,和那些没见过世面的男人相比,魅力也更大了,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反正他们十来个人,唐明礼就是最扎眼的那一个。
 
    “真是我同学,姐夫,我和佳佳感情很好,我可不会乱来。”唐明礼敛容正色,他反问道:“姐夫,虽然现在挣钱了,条件好了,但是找相好的这事,我可不会干的,姐夫,你不会背叛我姐的吧?”
 
    “那当然不会。”赵有为想也不想的回答着,就唐正月那个性子,他要真背叛了唐正月,家里的钱和孩子都能没有了,那他一个孤寡男人,那还有什么意思?
 
    他对唐正月唯一不满的,就是没有儿子,可瞧着二哥唐正德的养女,这么有出息,赵有为也将所有的期盼都放在了两个女儿身上。
 
    唐明礼回到了火车厢上,旁边坐的是齐雨霏,对面坐的是赵有为,听到赵有为的话,唐明礼也觉得不能和齐雨霏太近了。
 
    虽然过去他和齐雨霏是恋人关系,但有些事情,过去了就是过去了,况且他现在有了佳佳,他满心都是佳佳,还有小佑安,哪里还能容得下齐雨霏。
 
    既然不打算和齐雨霏有过多的牵扯,火车上,唐明礼大多数事情,都是由赵有为代劳。
 
    “齐姑娘,我妹夫已经有媳妇了,有些事情,不大方便。”赵有为说话直来直去的。
 
    他这话一出,跟着一起来做工的工人都轰然大笑。
 
    齐雨霏低垂着头,半咬着唇,泫然欲泣,哪怕没有抬头,可是那偶尔耸动的肩膀,还有那低声的抽泣,都让人知道,她这是哭了,而且还是那种无声的哭泣。
 
    眼泪吧嗒的掉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齐姑娘,我没别的意思。”赵有为连忙解释着。
 
    可他越是解释,齐雨霏的眼泪就越凶,她抬起头看向唐明礼解释道:“明礼,我也就是一个人害怕去京市,你放心,到了京市,我就会去找我亲戚,不会给你添麻烦的。”
 
    齐雨霏主动而又不想给别人添麻烦的样子,让人觉得怜惜,哪怕此时的齐雨霏,没有了从前的傲气,但是她从小到大养尊处优的,比普通的女孩子,还要娇柔一些,这一副姿态作出来,也是楚楚可怜的。
 
    “齐雨霏,你……”唐明礼的话没说完。
 
    齐雨霏便打断道:“我保证。”她抬起手,认真的不能再认真了,她看向唐明礼的目光清正,一点也不像是对唐明礼有别的意思。
 
    “好。”唐明礼警告的看向赵有为等人一眼,大家也不敢再多说什么,只觉得自己误会了齐雨霏。
 
    接下来的时间里,齐雨霏也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,除了吃饭的时候,都很少和别人说话,夜里睡觉的时候,怕挨到唐明礼的身上,还特意另一个人换了位置,她边上是女孩子,而不再是唐明礼了。
 
    齐雨霏这一副和唐明礼划清界限的模样,倒让赵有为他们不大好意思了。
 
    火车到达京市的时候,正好是上午,唐明礼直接打车带着他们去了工厂,工厂附近,丁超厂长租了房子,知道他们要过来,还特意租了一户人家,那户人家房间也有四五间,十几个都是男人,几个人住在一个房间,也没事。
 
    独立的民房,不用住在荒山野岭的,他们就已经很满足了。
 
    京市,华夏的首都,大家一到了京市,就感觉到很激动。
 
    “姐夫,你跟着我去吧?”唐明礼询问着。
 
    “不了,我就到这里吧,和我的工友们在一起,更方便,而且,这里离厂更近。”赵有为拒绝了,唐正月来了,那去唐明礼那里走一趟,还差不多,但就他和工友们一起来的,还是和工友们在一起更加自在。
 
    “那行。”唐明礼说着,便打算回去了。
 
    赵有为看着他欲言又止,最后什么话都没说。
 
    火车站出来之后,齐雨霏就一个人离开了,完全按着之前的说法,并没有和唐明礼牵扯不清。
 
    唐明礼从厂里回去,要路过火车站不远处的地方,唐明礼想了想,特意绕到了火车站,他也说不清,只觉得齐雨霏离开的时候,就一个人孤伶伶的。
 
    火车站门口,唐明礼随意的看向车外,谁知道,这一看,就看到了齐雨霏,几个男子围着齐雨霏,齐雨霏只顾着低垂着头,一直摇头。
 
    “齐雨霏。”唐明礼打开车门,朝着齐雨霏大步流星的走过去。
 
    先前纠缠着齐雨霏的人,看到唐明礼,也就没有再纠缠。
 
    “明礼。”齐雨霏一看到唐明礼,眼泪吧嗒吧嗒的就掉了下来,她朝着唐明礼扑来了,整个人扑到了他的怀里,整个人瑟瑟发抖的。
 
    “你怎么还在这?”唐明礼暗自琢磨着,他都走了五六个小时了,齐雨霏居然还在这火车站。
 
    唐明礼不着痕迹的推开了齐雨霏,身子也往后退了一步。
 
    “我,我亲戚的地址,也掉了,电话号码,我记错了。”齐雨霏掩面哭泣着,一副茫然而又无助的样子,她低垂着头,揉着眼睛。
 
    “那……你怎么办?”唐明礼觉得把自己推到死胡同,他总不能把齐雨霏带回去吧?
 
    佳佳就算再大度,也会觉得多想吧?
 
    唐明礼不由的觉得有些头疼。
 
    “我,也不知道。”齐雨霏无助的看向唐明礼。
 
    唐明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道:“算了,我先送你住一个晚上旅馆,实在不明,你明天再买票回去。”
瞎了,当年怎么会和唐明礼分手,而选了徐子健这样的男人。
 
    她和唐明礼在一起也有很长一段时间,唐明礼心软而又心细如发,齐雨霏先前这般,不过是为了卸下唐明礼的心防,她等着火车站,也是相信唐明礼一定会不放心她回来找她的。
 
    果然,他来了。
 
    齐雨霏悄悄看着走在前面唐明礼的背影,他的背影宽阔而又高大,他细心的替她找了一个安全的旅馆,哪怕价格有些小贵,但唐明礼注重的,是她的安全。
 
    齐雨霏啊齐雨霏,你以前肯定是脑子进水了。
 
    齐雨霏恨不得狠狠的扇自己一个耳光,她眼也太瞎了,放着唐明礼这样的好男人不样,反而去找了徐子健。
 
    她渐渐回忆着曾经和唐明礼在一起时光,唐明礼温柔体贴,哪怕当时的他没有钱,但还是努力的给她最好的,她有一次想要吃福满楼的包子,唐明礼早上六点不到,就绕了大半个县城去给她买包子。
 
    齐雨霏的面前,渐渐被水雾所填满。
 
相关阅读